煙斗阿摺

關於部落格
努力去理解那些我不知道、不清楚,及還未理解的事情。
  • 331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訪問細碎:賽德克巴萊

《賽德克‧巴萊》上映前,魏德聖馬不停蹄地展開馬拉松式訪問。我忍不住問他:「電影似乎兩集一起看會好看點吧。」他有點不太明白。我告訴他自己的觀影經驗,在看了上集〈太陽旗〉後,隔了一個星期再看〈彩虹橋〉,感覺很悶。

「〈彩虹橋〉主要講賽德克族與日本人之間的幾場大戰,可是在兩個小時裡連續看幾場大戰,裡面有些是重覆的,感覺很悶。如果是兩集連映,大戰在整個長度裡所佔的幅度便不會顯得那麼多,或許會好一點。」我把身邊看過兩集連映的朋友的意見也告訴他,基本看兩集連映的朋友,評價會比分開兩集來看的要好得多。

魏德聖有點驚訝:「是這樣嗎?我倒是沒有注意到。」他露出很有興味的樣子,卻告訴我關於幾場大戰的戲,「其實可以再刪節一點,幾場戲都有不同的重要性,但是可能其中兩場會有點重覆,可以考慮刪去一場。」

老實說,我當時以為他會說出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剪輯。有太多的導演,總愛為自己的影片作一辯解,這樣剪有著怎樣的意義,那樣剪其實說的是什麼,因為如此所以這樣調度,魏德聖倒老老實實地答:是的,有些場次要考慮剪掉。

後來,得知〈彩虹橋〉的香港版本將會較台灣版短一點,我想,會否便是剪掉他所說的那些重覆?

魏德聖大抵是我見過最不拘束,最率真的一個導演了。在一個記者面前,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,連要剪片的話,在宣傳期時說給記者聽也沒有關係嗎?他卻沒有一絲掩飾,還搖搖頭:「希望這件事快點完。最好連大陸的宣傳都一次過做了,然後可以做個了解。」做個了解,是終於可以脫離《賽德克‧巴萊》。如果從他對小龍老師說要將故事搬上銀幕計,那應該是九十年代末吧?他與《賽德克‧巴萊》已經糾纏了十年。

馬不停蹄的宣傳,魏德聖累得稍一鬆懈,便在沙發上睡著。

第二部個人長片,投資成本是台灣電影的一個紀錄。對於票房,他說毫不擔心。「我知道上下兩集加起來,一定會超越《海角七號》的。問題是超越多少而已。」但《海角七號》是他的一個包袱。「因為《海角七號》之後,大家覺得我不能垮,我垮了,就代表台灣的電影也會跟著垮。」於是他瘦小的身軀,背負著太多別人加在他身上的東西。魏德聖說,當他說成本要這麼多時,當拍到一半超支時,所有人都罵他,可是罵完了,轉頭卻問:還欠多少?於是他所揹負的壓力更重。所有人過了氣頭,卻毫不猶豫地向他伸出援手,幫他完成這齣電影,大家就像在守護著台灣電影的一個圖騰,不讓他倒下。

那天的談話很急,卻也談了一個多小時。當宣傳做了那麼多,有關電影的話題已談了那麼多,我以為隨便上網搜索,都可以搜索出導演及其他不同的人,對影片的多重解讀。卻還是忍不住與他聊起天來,他強撐著精神回答我的問題,完成訪問,他忍不住在小房間裡睡了起來,連門也沒有關,毫不擔心記者拍攝他的睡相。

上集〈太陽旗〉上映後,香港影評人激讚,看過的人都在期待星期四上映的下集〈彩虹橋〉。我在期待可以兩集連映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