煙斗阿摺

關於部落格
努力去理解那些我不知道、不清楚,及還未理解的事情。
  • 331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為你鍾情》 郭子健的遺憾、彌補與救贖

 至今執導了四套電影,郭子健以驚人的速度,建立了他的個人風格。正在上映的新作《為你鍾情》,題材與前作如《野。良犬》、《青苔》或《打擂台》截然不同,骨子裡卻都是關於生命的救贖。
 
 
《為你鍾情》可以說是一齣青春懷舊片。說青春,片中主角都是十來歲的高中生,即使是被冰封了二十年的阿芝,從外表到思想,仍然停留在八十年代的階段。
 
阿芝是個新潮學生,最愛張國榮,當她於1989年與男友阿傑趕著去看張國榮的告別演唱會時遇上車禍,阿芝的科學家父親利用先進科技,將身受重傷的她冰封,直至二十年後才甦醒。這時,她的女兒阿穎已是婷婷玉立的少女,昔日的戀人阿傑,卻在車禍後一蹶不振。影片的青春,還包括那種只有年輕人才有的「唔識死」,深信著只要努力便會成功的熱血與朝氣。
 
說影片懷舊,八十年代與張國榮是最大的特徵——影片的市場推廣做得實在不夠努力,九月十二日是張國榮冥誕,若能爭取到延後一星期上畫,成績大概會更好一點吧——walkman、boy london都是那個年代的代表作。而懷舊更向來是郭子健的一個標誌,那些被觀眾遺忘——或幾乎遺忘——的「舊人」,紛紛在他的鏡頭下「重生」,《野。良犬》的邵音音,《青苔》的樊少皇,《打擂台》的陳觀泰、梁小龍與泰迪羅賓,今次則有劉浩龍與狄龍。
 
影片與其他郭子健的作品如出一轍,談的是生命的救贖,於是無可避免地,故事中我們都可以找到那影響角色一生的遺憾,及補償。《為你鍾情》中的第一救贖對象是阿傑,而阿芝與阿穎便是他的遺憾。阿傑在學生時代是個能彈能唱的白馬王子,一心希望參加新秀歌唱比賽,當上大歌星,將來有一日可以在紅館開演唱會,邀請阿芝及他們的孩子出席。但一次車禍,他以為阿芝及腹中BB都已逝世,從此一蹶不振,即使勉強參加新秀也無法入圍,淪落為瞓天橋底的流浪漢。甦醒後的阿芝為了尋回昔日的阿傑,不惜改造眼前的這個流浪漢,逼他跑步,為他改變造型,想盡方法要阿傑重新振作。片中可堪玩味的是阿傑深信現實的殘酷,明知道再怎樣努力,他也無法實現昔日的夢想,但偏偏忍不住要和阿芝「一齊癲」,近四十歲一事無成的阿叔,用紙仔畫了兩張演唱會門票,在舊機場演行「告別演唱會」,夢想已是無法實現,但藉此兌現當年對阿芝的承諾,從此他可以拋去包袱,生活重新回到正軌,救贖得以完成。
 
「家庭」這一元素在救贖中擔任了極重要的角色。《野。良犬》中陳奕迅所飾的陳滿堆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,他的任務是潛入學校,找出殺手鈕喬澤的獨子林志宏,可是當他發現這個目標人物只是個失去父母自閉兒童,兩人建立起父子般的關係,加上代課老師miss張,三個互不相關的人物組成了一個奇異但情感真摯的「家庭」,遺憾得以彌補,渾渾噩噩的陳奕迅得以救贖;鈕喬澤後來的出現,為兒子保留自製木馬,到遊樂場玩旋轉木馬,以補償並修補這段父子關係,兒子後來在台上高歌一曲,完成了他的救贖。這種家庭本位的設置,在郭子健作品中成為重要的元素。《青苔》中黑幫大家姐斬媽與兒子阿奇、古惑仔形象的警察阿丈與妓女LuLu、阿花與殺手……諸多角色之間的關係,都離不開一個「家」字;《打擂台》中師傅羅新及一眾徒弟之間,也是一種父子般的關係,他們所組成的「羅新門」,某種意義上來說,其實便是一個三代同堂的大家庭。
 
《為你鍾情》中更不用說。阿芝、阿穎、阿傑還有私家偵探Leslie的兒子鐵頭,四人組成的不倫不類的「家庭」卻叫他們首次嘗到「家」的感覺,雖然父不父、母不母,但在餵鐵頭飲奶的細節中,家庭得以重建,亦補償了自幼便「失去」母親的阿穎,使她終於可擁有一個「完整」家庭。阿傑與患上老人痴呆證的媽媽、阿芝與科學家父親,這兩個單親家庭最後也得到了補償,一個失去了兒子,一個失去了女兒,兩個人雖然並沒有如芝般被冰封,可是他們的感情也隨著那場車禍,停留在二十年前,直至重新找回自己的兒女。
 
於是影片中有關的補償與救贖,要比其他作品來得多。片中角色都是不幸的一群,芝父是個科學家,因不想女兒與阿傑在一起,於是棒打鴛鴦,要把芝帶到美國,但他最後帶到美國的,只是一具被冰封的身體;傑媽是靠在歌廳唱歌養活兒子的單親媽媽,最後患上老人痴呆症,兒子卻消失無蹤。兩個單親家庭面對同樣的問題,兒子與女兒的失而復得使他們的家庭得以完整,芝父也重新審視女兒與阿傑的一段關係,並嘗試接納與理解。影片最後一場在舊機票的「張偉傑告別演唱會」,芝父拿著傑的手寫門票,看著台上的阿傑努力演唱,他方意識到自己昔日的不是,也為眼前這個兌現承諾的阿叔而感動。是的,這時的阿傑已經是個年近四十的阿叔。
 
年齡在郭子健的作品從來不是甚麼問題,或者,反倒成為了一個特色。《打擂台》的老人家尋夢,雖然影片是與鄭思傑合導,但與其他幾齣作品比較,仍然可以找到很郭子健味道的元素,如分別被廢了一手與一腳的阿成與阿淳,從高手變廢人是他們一生的遺憾,昏迷了二三十年的師傅羅新成了他們的藉口與虛幻的夢想,最後他們的遺憾藉著一場擂台戰得以補償與救贖,他們的年齡也重新書寫了青春的定義。這裡面的東西都是很郭子健的,那些青春與看似虛無縹緲的夢想,也是支持著角色支撐下去的精神倚靠。《野。良犬》的自製舞台,《青苔》的綠寶石公主,還有《為你鍾情》的盛大演唱會。於是影片便只能在夢想中結束,《野。良犬》中陳滿堆在林志宏台上的歌聲下得到了救贖;《青苔》完結於綠寶石的沉沒;《為你鍾情》裡芝在傑的演唱會中閉上了眼睛,救贖之後,便是解脫。

(原刊於2010年9月9日《信報》文化版)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